麻豆传媒大奶奶

顾青山飞出岛屿,朝着河流的下游掠去。

忽然,他看见前面有个人正慢悠悠的飞着。

——老大。

顾青山急忙跟上去,唤道: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

老大踩在命运之书上,喘着粗气道:“蕾妮朵尔跟一个女精灵走了,我不放心,所以来看看。”

顾青山看看他,再看看他脚下的命运之书,心里明白过来。

——做出命运寓言之后,老大已经累趴下了。

现在他连飞行的力气都没,不得不依靠命运之书的力量托着他飞。

顾青山顿了顿,渐渐醒悟过来。

老大穿越重回这个时代,失去了不死之身了。

自己刚才力出手,虽然有赤鹄提供了一些生命力,但其实依然身是伤,力量枯竭,只有盛时期的一二成实力。

——如果两人都在盛时期,还能去闯一闯。

清纯校花森俏丽迷人

可现在这样的状态,除了送死之外,其他还能做什么?

顾青山顺着河流望向远方,只见昏沉阴暗的水流上,笼罩着一层说不出是雾还是什么的东西。

它在动。

——它似乎有生命,也有意识,正小心翼翼的观察自己和老大。

顾青山尝试着把神念投射过去,神念立刻被切断。

出乎意料的是,那层迷雾般的东西渐渐散开了,显露出前方的河流和岩壁。

丝丝缕缕的雾气,绕开两人正面方向,开始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。

顾青山心头一凉,某种寒意顺着脊背爬上来。

——它让开路,又小心的包围自己和老大。

它为什么干净利落的切断了神念,又马上让开路,形成包围?

切断神念是第一反应。

这证明它本就带着敌视的态度。

顾青山看了老大一眼。

老大满脸疲色,根本没注意到黑暗中发生的事。

——老大飞都飞不动,自己也无力战斗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

顾青山回望一眼。

只见一些黑色雾气,徐徐朝庇护之岛上飘去。

“顾青山,你带我飞吧,站在这命运之书上,飞不稳。”老大一边喘气,一边说道。

顾青山看他一眼。

——不知为何,他心中猛的想起了那个寓言。

老大耗费所有力量,做出的命运寓言。

顾青山心中升起一股警惕。

他不动声色,冲老大说道:“我有点重要的事跟你说。”

“恩?什么?”老大问道。

顾青山抓住老大的手,靠上去。

一阵白雾将两人裹住,飞速消散。

世界之术,雾界降临!

霎时间,两个人就回到了庇护之岛的密室中。

老大微怔,急道:“哎,怎么带我回来了?”

顾青山直视着老大的眼睛,断然说道:“因为你连飞都飞不动,我也无力再战,追上去就是送死。”

“你说的我何尝不懂,但现在历史已经不再稳定,就连未来也在急剧变化,我怕蕾妮朵尔出什么事。”老大叹息着说道。

“就你我现在这状态,去了能干什么?”顾青山问道。

他放出神念,朝岛上扫去,只见那些黑雾状的东西,正贴着地面,悄然在岛上登陆。

老大摇头道:“总要知道她的安危,我才——”

顾青山打断他,认真说道:“老大,假如我们去了,万一出现什么情况,还得蕾妮朵尔救我们,你觉得那样值得不值得?”

老大无话可说,叹息一声,在椅子上坐下来。

顾青山情知他冷静了下来,这才取出一个蒲团,坐上去,双腿一盘开始调息。

两人默默休息。

自始至终,顾青山都没提刚才发生的事。

他刚坐了数息,忽然睁开眼道:“糟糕。”

“怎么了?”老大紧张的问。

“我把赤鹄忘了,她还在半空等我——还有小夕,她也得进来,我有点事情跟她讲。”顾青山道。

他站起来,快步走到密室门口,打开门,飞掠出去。

不一会儿,小夕和赤鹄一起回到密室之中。

“幕你怎么看上去这么累?”赤鹄意外的问。

“讲那个故事,用了太多的力量。”老大只好说道。

顾青山关上密室的门,摸出阵盘,布下层层法阵,这才走回来坐下。

“罗德,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们讲?”小夕问道。

赤鹄也望向他。

顾青山沉吟道:“小夕,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,收留从地上逃亡的生灵?”

小夕道:“我曾经查探了许多地方,这里似乎是万神时代庇护女神的圣殿——据说她的防御能力是万神之中最强的。”

“真的是最强吗?”顾青山又问道。

“对,如果连这里都出问题,整个万神殿其他地方更不可能抵御住灾难。”小夕道。

赤鹄恍然道:“难怪我在修炼场尝试用各种力量攻击,都打不坏任何东西。”

小夕接话道:“不仅如此,这间密室是庇护女神的杰作,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毁坏它。”

顾青山陷入沉思。

那个寓言——

如果真的如同小夕这么说,自己这群人要是逃到其他地方,境况只会更危险。

小夕补充道:“如果有什么东西能比这间密室的防御更强,那就是万神的神圣之门了,不过那扇门需要以各种宝石的力量填充,又因为万神的因果律,只能停留在某个密道之中,所以我就选择了这里。”

顾青山神情一动,随手取出一扇厚重的门。

咚!

门和地面轻轻一撞,发出沉重的响声。

“是不是这扇门?”顾青山问道。

小夕睁大眼睛,吃惊道:“你是怎么把这门拆下来的?”

“他说他要带我去远方流浪。”门嗡嗡的说道。

顾青山拍拍门道:“来跟我说说,你到底是怎么运作的?”

“你看见有门的地方,把我放上去,我可以直接替换。”门说道。

“效果呢?”顾青山问。

“替换之后,除非满足相应的因果律,否则谁也不可窥探门内分割之界,更不可进入其中。”门继续道。

“若是有人不从门进,专门破坏墙壁、或是挖地道进来呢?”顾青山又问。

“放心吧,无论对方想从哪里突破,那个地方就等于是我所在之处。”门骄傲的说道。

顾青山把门抱起来,走到密室门口,用力一推。

轰!

一声巨响之后,门嵌在了密室原本门所在的位置。

神圣之门满意的道:“啊——这里很坚固,我喜欢这里,顺便说一句,你有宝石吗?”

“上次都给你吃光了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没有宝石,我该怎么发动因果律呢?”门为难的道。

顾青山左右一望,朝小夕道:“我记得幕给过你一些宝石,能借用一下吗?”

小夕一怔,说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她把老大给的一箱宝石都拿了出来。

顾青山抱起箱子,走到门前,飞速问道:“你需要多少宝石?”

“宝石越多,因果律的防御力就越强。”门说道。

顾青山把一箱子宝石倒进门里。

老大看着顾青山,总觉得他有些奇怪,但到底哪里奇怪,又说不上。

——他似乎很自然,很镇定,又似乎有些焦急。

不仅是老大,小夕和赤鹄也有所察觉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老大直接问道。

顾青山道:“眼下你我都没有一战之力,必须有一个安的环境。”

这话让三人都无法反驳。

毕竟幕和罗德确实是最强的,他们两人在无力战斗的时候,注意一下人身安,简直太说得通了。

但是……

你是死神啊,居然这么小心谨慎……

这时神圣之门发出一道惬意的轻哼,说道:“行了,设置因果律吧,你想让什么样的人进来?”

“除非我允许,否则任何人不得进出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因果律成立!”门大叫道。

围绕着神圣之门,虚空中响起无数道赞美和祈祷的声音。

这些声音渐渐消隐。

顾青山似乎松了口气,冲着小夕道:“多谢,宝石以后还你。”

小夕摇头道:“不用还给我——我觉得这个密室已经很安了,为什么还要把神圣之门都拿出来用?”

老大和赤鹄都望向他。

顾青山笑了笑,解释道:“毕竟之前幕做出了命运寓言,我想我们需要一个特别坚固的地方。”

众人想起之前的那个寓言,这才恍然。

赤鹄笑起来,拍着顾青山的肩膀道:“罗德,我从来没想到,死神是这么一个胆小的家伙。”

老大也道:“庇护女神的密室,再加上万神最强的神圣之门,这确实足够安了。”

“不,”顾青山道,“这扇门需要宝石,宝石越多,门的因果律才越强——你们谁还有宝石?”

三人面面相觑。

还要更坚固?

他是不是有些神经质了?

小夕轻咳一声,说:“——罗德啊,其实这样已经足够安了。”

顾青山摇头道:“不,我知道命运一类的东西到底有多可怕。”

话音未落,突然有一股奇怪的声音响起。

四人不约而同的望向神圣之门。

只听门外传出了一阵尖锐的响声,听上去就像有人在用指甲抓挠着门。

这声音刺耳且密集,又像锋锐兵器在门上接连不断的快速挥砍。

渐渐的,这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,最后竟如同数不清的人在尖叫。

一直持续了数十息,门自岿然不动,门外的声音就渐渐消失了。

众人表情已经变了。

“谁在外面?”小夕皱眉问道。

外面没有动静。

小夕朝外走去,说道:“到底是谁在恶作剧,我去看看。”

她刚走出两步就被顾青山拉住。

小夕望向顾青山,露出询问的神情。

顾青山没说话,只是摇摇头。

老大这时便大声道:“外面是谁?是精灵还是巨人?蕾妮朵尔?”

依然没有动静。

不知为何,众人渐渐感受到了某种难言的诡异。

顾青山依然没说话,只是盯着门。

他的内心并不平静。

过了许久,门外响起一道幽幽的声音:“开门,快开门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