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app链接

() 顾青山注视着那片黑暗,陷入回忆。

神武世界的战斗颇为惊心动魄,其中有些事情,更是对他接下来的行动至关重要。

当时,他曾对异界修士进行了搜魂。

一些隐秘的事情,此刻又浮现在顾青山心中。

齐焰的父亲,广阳门的掌门齐若涯正在渡劫。

连齐若涯都不知道,自己儿子最近到底在搞什么。

只不过齐焰要什么,他就给什么,如此而已。

齐焰则打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
若是齐若涯渡劫顺利,晋升玄灵境,齐焰就献上两个世界作为贺礼。

但齐若涯渡劫失败的话,那齐焰就会立刻带着两个世界离开广阳门,离开他们原本的世界。

毕竟,太上长老那一派的人不会放过他。

齐焰想的很美好。

木耳边吊带装清纯美女居家生活照

可惜他带到神武世界的所有人,被天魔帝君杀得一干二净。

甚至齐焰自己都被送至天魔界,此刻已是死了。

顾青山依稀记得,有一个叫吴三的人,是齐焰的随从。

吴三留在了广阳门,并未前往神武世界。

吴三知道一切的事情!

顾青山立刻问系统:“我记得之前还有一个任务,我可以看看吗?”

战神界面的角落,有数行萤火小字迅速浮现。

“特殊任务:吴三必须死。”

“任务说明:请玩家注意,在完陌生的世界中,知晓神武世界和修行世界的修士还剩一人。”

“杀掉此人,将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两个世界的存在。”

“这件事关系到修行世界、神武世界的最终命运,请玩家认真应对。”

“任务目标:在秘密被其他人察觉前,干掉这个知情者。”

“任务奖励:玩家可以指定一项其他任务,立刻完成它。”

顾青山就沉吟起来。

这么说,必须要杀掉吴三,师父她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安。

虚空乱流之中的风依旧不停吹拂,风势却在持续减弱。

顾青山望向前方。

几人距离那扇光门,已经不怎么远了。

顾青山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个皮质手提箱。

打开手提箱,里面静静躺着两排基因药剂。

顾青山取出一支,给自己注射完毕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婉儿奇道。

刚问完,她就吃惊的捂住了嘴。

只见顾青山渐渐变成了齐焰的模样。

“晴柔姐姐,你快看!”

婉儿拉着晴柔道。

晴柔上上下下的打量顾青山。

真的一模一样!

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晴柔讶异的道。

“科学的力量。”

“科学……那是什么?”

“可以理解为某种法宝。”

婉儿恍然大悟。

“原来如此,你有这样的法宝,难怪刚才你一直胸有成竹。”

“可是,你的境界太低了,只有咦?化神后期?”

晴柔一阵惊讶。

明明在之前的战斗中,他的修为是元婴境界。

现在怎么一下子跳到化神了?

难道他还隐藏了力量?

“化神后期又如何,距离太虚境界很远啊。”

顾青山感慨道。

他取出了一面斗笠。

这是当初在神武世界,第一次斩杀异界修士获得的战利品之一。

广阳门之中,几乎每一名修士都配有斗笠,以遮蔽自己的气息。

当时经过大家分析,一致认为异界修士们生活在一个时时刻刻需要警惕的世界。

因此,他们才会都戴着斗笠。

两女见此斗笠,顿时眼前一亮。

“哇,这下行了,戴上斗笠,别人无从判断你的境界。”婉儿拍着手道。

“齐焰素来极注重仪表,轻易不戴斗笠。”晴柔道。

“我看过了这一项资料,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那么这样呢?”顾青山问道。

他抽出剑。

剑芒一闪而逝。

顾青山的脸上,出现了几道深深的血痕。

晴柔注视着他。

只见他面容平静,眉头都未皱一下。

晴柔叹息一声:“佩服,剑芒这种东西威力太大,附着在剑锋上,导致伤口一时不得痊愈,这样的话,注重仪表的齐焰势必会想办法,以遮掩面容上的伤痕。”

“所以宗门常备的斗笠,便是最方便的遮掩之法。”顾青山道。

晴柔想了想,取出一方手帕,细心的替顾青山擦去脸上的血。

“不用”顾青山道。

“别动,”晴柔嗔怪道,“我和婉儿是齐焰的侍女,今后你要习惯我们的贴身服侍。”

“姐姐说的对,你不能躲着我们。”婉儿道。

她取出一粒疗伤灵丹,两根青葱玉指拈着,送至顾青山唇边。

“我疏忽了。”顾青山立刻道歉。

他吃下丹药。

现在,他必须完美的扮演齐焰。

进入那个世界之后,他的一举一动直接关系到三人的生死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一旦露出马脚,等着三人的将会是万劫不复之地。

“感觉我和他还有什么差别?”顾青山问道。

他站在那里,整个人无论是身姿动作,都和齐焰一模一样。

甚至他身上散发出来威仪,都与齐焰差不多。

这种威仪,乃是久居上位者才具备的一种气质,通过他的言行举止传递出他个人的强大自信。

晴柔和婉儿认真看了看,暗暗称奇。

想不到,他连这个都能模仿。

“其他都对,就是气质上似乎有些差异。”晴柔沉吟道。

“是的,我也是这样的感觉。”婉儿赞同道。

“差在哪儿?”顾青山问道。

“齐焰这个人,性情不定,残忍好杀,冷漠无情,你身上似乎差了这样的阴厉之气。”晴柔道。

顾青山闭上眼。

他身形动了动,走出几步,再走回来,身上的气息很快发生变化。

淡淡的杀意从他身上发散出来,让人觉得莫名的不适。

这一刻,顾青山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条时刻准备噬人的毒蛇。

“真厉害,你怎么做到的?”晴柔赞了一声道。

“只要我随时思索着如何一剑杀掉你们,这种感觉就有了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那也做不到你这种程度。”婉儿叹道。

“我专门学过表演。”

顾青山说着,却抽出了一柄剑。

六界神山剑。

一名青衣女子从长剑上飞腾而出。

此女身姿轻盈,朱唇玉面,眉眼如凤,神情间带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冷意。

“好美的剑灵。”婉儿惊呼道。

晴柔也被山女的风姿吸引,轻声喃喃道:“人形剑灵,实在是少见,却不知是什么样的剑才能孕育如此奇妙剑灵。”

她们都是千劫境大修士,原本在自己的世界中也是天之骄女,眼光眼界都是一等一的。

再加上她们亲眼见到山女从长剑上飞出,这又和当初顾青山在忘川江底只见山女,未见长剑的情况不同。

所以她们一下就判断出了山女的身份。

“公子找我?”山女问道。

她握着一枚玉简。

“资料看完了吗?”顾青山问道。

“看完了,我大致已经明白了目前的情况。”山女道。

“因为接下来的情况很危险,我不能让人看出我是假扮的,所以还需要你帮一个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

“替我分散别人的注意力。”

顾青山继续道:“掌门之子回到山门中,势必引起多方瞩目,我现在还未完适应齐焰的身份,决不能露出马脚,所以我们需要让所有人的关注点,从我身上转移至你身上。”

“转移至我身上?”

山女听的一头雾水,忍不住问道:“我该如何做呢?”

婉儿提醒道:“齐焰本就好色如果你是打算让她扮成侍女的话,许多人都会觉得理所当然,看过一眼就不会再关注了。”

“说的没错,接下来山女你要扮作我的徒弟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齐焰这样的人,竟然收了一个徒弟回来,想来会让很多人为之吃惊。”

“他们一定会关注你,想弄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来历,又为什么会被我收为徒弟。”

“这样的话,他们就会更注意你,而不是我。”

“公子说的对。”山女道。

“慢着,她可是剑灵啊,”晴柔无法理解的道,“剑灵一走出去,许多千劫、太虚境大修士一眼都能看穿的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顾青山道。

剑芒一闪。

他将自己的手腕割开,朝山女道:“来。”

山女便走上前,双手捧着顾青山手腕滴落的鲜血。

数息之后。

“够了。”山女道。

“确定?”

“是的,足够。”

顾青山就封住伤口,道:“现在,你可以用那个了。”

“好的,公子。”

山女闭上眼,对着顾青山的鲜血发动了众生同调奥秘。

凭借六界神山剑之神通“慧命”,她可以使用顾青山的一切技能和经验。

甚至她的力量来自神山,根本不需要魂力。

顾青山有多强,她就有多强。

“众生同调奥秘:你将学会分辨每一种存在的最根本构成,获得将自己调整为该类存在的能力。”

“说明:你必须获得该类存在的构成部分,以分辨其构成特质与法则,才能伪装成该类存在。”

鲜血,原本就是人类身躯最重要的构成部分之一。

不一会儿,山女变成了顾青山的模样。

而顾青山却扮作了齐焰的模样。

这看上去有点儿乱……

只见“顾青山”朝着“齐焰”屈膝一礼,问道:“公子,你觉得我变得怎么样?”

“齐焰”怔了一下,表情微妙的道:“不错……但女性化的动作还是别做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山女立刻醒悟过来,思索着顾青山平日里的举止,便昂首挺胸站在原地。

“齐焰”想了想,又道:“以后称呼我为师尊。”

“顾青山”生涩的做了个抱拳的动作,道:“弟子见过师尊。”

“齐焰”满意的道:“恩,不错,可以了。”

山女有些信心不足,问道:“这样就可以了吗?可是我似乎并不像你若不然,公子你把表演技巧也传授给我?”

“没关系的,那个世界没有人见过我,所以你不用模仿我原本的行为举止,只要不做出女性化的动作,其他都无所谓。”

山女放松下来,点头道:“这我还是做得到的。”

晴柔和婉儿站在一边,已经看傻了。

……

夜。

夜凉如水。

世界幽静,寂然无声。

星罗密布的岛,悬于天空。

这个世界的月亮早已不见踪影,深沉的黑暗裹住了世间万物。

某一刻。

一座不起眼的浮空岛上,数百块灰扑扑的岩石渐渐开始移动。

无声无息中,岩石组成了一个玄奥的排列阵。

法阵成。

嗡!

立刻便有一物破开虚空,轻轻掉落在地上。

那是一个小巧的阵盘。

它在地上弹了一下,散成细碎的粉状残骸。

阵盘彻底报废。

数息之后。

四道身影浮现在虚空,又渐渐落在法阵中。

一道女声响起。

“隔绝法阵运转良好。”

又有一名女子开口说话:“四周一切正常,我们暂时是安的。”

随着这两句话,气氛似乎变得放松下来。

“婉儿,麻烦你看一下时间。”顾青山的声音响起。

他扶着斗笠的边缘,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。

婉儿一拍储物袋,摸出一张黑色符。

她将灵力催入符。

顿时,符上出现了两个由白芒构成的字。

“凶”和“吉”。

这两个字快速交替,最终“吉”彻底消失。

“凶”则迅速扩大,占满了整张符。

“公子,现在是凶时呢。”婉儿道。

“也就是说,我们必须呆在隔绝法阵之中,等待凶时过去,才能回山门?”顾青山问道。

“正是如此,这个时候不宜行动,否则随时有身死道消之危。”晴柔道。

山女轻声喃喃道:“真是一个危险的世界。”

她现在是顾青山的模样。

“是的,这个世界已经快终结了。”婉儿点头道。

“那我们就等等吧。”顾青山道。

他取出几个蒲团分给大家,自己也舒舒服服的坐下来。

这样一座小小的浮空岛,被隔绝法阵完遮蔽,在这个时间段还是很安的。

“虽然我看过资料了,可它究竟是怎样的存在?”顾青山问道。

“一会儿就能看到了。”晴柔道。

“现在的话,倒是可以先看到一些无意识体公子请看。”婉儿道。

她从地上取了一块小石头,运起灵力朝外一掷。

石头化作一道残影,飞出了法阵。

由于附着了灵力,所以石头的去势毫不减弱,一直飞出了悬空岛。

忽然,虚空中出现了一张黑色的大口,将石头咬住。

咔擦!咔擦!

黑色大口咀嚼着石头,好一会儿才消失不见。

“所以它醒着的时候,便是凶时,任何修士都不能动用灵力?”顾青山问道。

“是的,这是它的无意识分体,一旦感应到灵力就会前来吞噬。”婉儿道。

“假如遇到剧烈抵抗,无意识分体会散去,取而代之的便是界魔的意识体,如果还是无法战胜抵抗者,界魔的本体便会前来。”

“有人能战胜它的本体吗?比如玄灵境的强者?”顾青山问道。

晴柔和婉儿对望一眼,一起摇摇头。 富品中文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