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麻豆传媒印画自制系列

顾青山在夜空中飞行。

飞行——

不知道有多久,他没有尝试过自己飞行的感觉了。

实力彻底解封之后,只不过他失去了“司神”和“退邪”两个能力。

拥有那两种能力的长剑碎片已经被收了回去,重新凝聚成定界神山剑。

除此之外,没有什么其他变化。

“序列。”他在心中默默唤道。

“我在。”最高序列道。

“仔细想起来,无论是六道定界神剑,还是永恒夺念者,你在跟我传递信息的时候,好像都有些不太准确啊。”顾青山抱怨道。

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

序列说了一句话,就不理他了。

顾青山只好耸耸肩,继续朝前飞去。

长发小清新美女牛仔背带裤青春不可挡

不管怎么样,如果序列要欺骗他,那早就骗了不知道多少回了。

——它既然不说,那就有不说的道理。

狂风在耳边呼啸。

顾青山远远的看见了星空城。

他身形一闪,发动缩地成寸,直接出现在城中。

此时城中依然无人。

一道身影匆匆而来,从天空中飞落至顾青山面前。

离暗。

“你刚才给我使眼色——怎么样了?那个阴影邪魔是内奸?”离暗问道。

“是的,已经被我杀了。”顾青山道。

离暗突然瞪大眼睛,吃惊道:“你的实力恢复了?”

“对,做了些事,六道就把我的实力解封了。”顾青山点头笑道。

“太好了,你现在马上跟我走。”离暗道。

“怎么了?”顾青山不明所以。

“所有邪魔外道和兽王道的人类们,都被你留在了星空城,而那些无缘无故被踢出去的圣选者们对此愤愤不平,他们在外面堵着路,拦住了我们这边的人。”离暗道。

顾青山叹了口气,不仅有些头大。

当时自己是实在没办法,才这样做的。

现在永恒夺念者变成了一个茧。

危机暂时解除。

那么,那些被踢出去的人怎么办?

“我去看看。”顾青山道。

他神念轻轻一散,顿时扫向荒野中的四面八方,很快找到了那些正在对峙的圣选者们。

缩地成寸——

顾青山瞬间消失,又瞬间出现在人群之中。

“城主来了!”

“老顾!”

“他还有脸出现。”

“哼,背信弃义的家伙。”

“就是他把我们踢——”

声音渐渐变小,最终彻底消失。

死寂。

圣选者们盯着顾青山,都说不出话来。

顾青山身上的力量波动是如此明显。

——他恢复了实力!

顾青山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跟大家道个歉,之前因为情况紧急,我不得不踢了大家,但是现在已经好了,你们谁想再回星空城的,我都可以让你们重新加入。”

有人叫嚷道:“你说踢就踢,说加就加,我们难道不要脸的?”

顾青山叹了口气,高声道:“我再跟大家道一次歉,如果你们能接受,就回来吧;如果觉得心里过不去,那就加入天庭吧。”

他心中随意起了个诀。

只见一道流光在人群中来回穿梭,电光火石之间又消失不见。

每个人的脖颈处,都多了一道细如发丝的剑痕。

众人无不悚然。

他已经彻底恢复实力,以他的剑术来说,想杀谁都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顾青山拍手大声道:

“好了,事情已经说完,大家做出决定之后,就赶紧散了吧,特殊时期,抓紧时间做自己的事,不要再这里聚众闹事,否则我就砍头了。”

邪魔们率先散去。

然后人群零零散散的离开。

一大群圣选者,走了七七八八,只剩下三三两两。

这些人一动不动,默不作声。

跟其他圣选者相比,他们原本毫不起眼。

随着离去的圣选者越来越多,他们身上渐渐散发出不一样的气势。

一些看热闹的人终于察觉气氛不对。

这些人……实在太强了,甚至比实力解封的顾青山都强!

看热闹的人赶紧落荒而逃。

顾青山面色不变,静静站在原地。

他也看出来了,这些人的实力大约和真正的天帝差不多。

——他们不会有别的身份,必然是各类序列的使者!

又等了片刻。

终于,有一人开口道:“虽然别人不知道,但我们作为序列的使者,能清晰的感受到,你是众生与末日的结合体。”

“一个永远不被认可的怪物。”

“是啊,他是不祥者。”

“你永远无法被接纳,无法转化至任何序列之下。”

“这样的家伙……走到如今这一步已经是极限了……”

序列的使者们窃窃私语。

“行了,别管我的身份,你们有什么事一并说了吧。”顾青山不耐烦道。

“你很急?”另一名秩序使者道。

“我赶时间,要去寻找一件丢失的东西。。”顾青山道。

一名赤膊上身的大汉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或许你根本不知道,就凭你这解封后的实力,想再我们面前耍帅,依然不够看啊。”

他活动着脖子,就要上前给顾青山一个教训。

顾青山淡淡道:“天帝一口气杀了三个序列使者,我还一直说他心狠,现在看来不如让你们都死在这里算了。”

大汉僵住。

所有人都无法再保持淡定。

天帝的事,已经让所有人大为震动。

现在,顾青山竟然说出了同样的话。

“虚张声势。”大汉沉声道。

顾青山突然放声狂笑道:“既然你们想死,那我成你们。”

“有这样一个秘密。”

“你们连听闻它的资格都没有,竟然也敢来逼迫我!”

“听好了——”

他的声音猛然扬高,以一种疯狂而奇异的语调念道:“无论是你们,还是众生,都是一群可怜虫罢了,没有谁能逃脱囚笼——”

他话音未落,忽见面前所有人部消失不见。

序列使者们以最快的速度被传送走了。

等他们反应过来,已经各自身处大墓的各处了。

那大汉呆了呆,朝虚空道:“为何突然传送我离开?”

虚空中有一个声音道:“为了保住你的命。”

大汉也不是真傻,立刻冷静下来,沉声问:“那个秘密不能听?”

“听了就死。”虚空中的声音道。

大汉动容道:“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——等等,天帝杀掉的那三位使者,也是这样死的?”

“正确。”那声音道。

大汉陷入沉默。

一个秘密,听都听不得。

但是顾青山为什么可以知道这样的秘密?

答案只有一个。

他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。

——他一定有什么实力,还没被摆到桌面上。

除了这个答案,没有其他原因能解释这件事。

许久,大汉艰难的吐出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暂时不能去惹这个顾青山,否则一个秘密就能搞死人……”

同样的一幕,发生在每一名序列使者身上。

……

顾青山站在原地,面上显出无聊之色。

刚才他所说的,正是天帝那个秘密的开头。

事实上,他也只知道一个开头,后面的内容被最高序列屏蔽了。

但以秘密杀人这种事,既然已经发生过一次,估计那些序列会有所警惕,在开头就会立刻救走自己的人——

这样的话,那些使者们暂时不会再敢来惹自己。

他们会害怕那个秘密。

这就够了。

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。

不然的话,又得绞尽脑汁去杀光他们。

一个字,累。

顾青山抛开这件事,转而默默呼唤道:“喂……序列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最高序列出声。

“就算我不受待见,但我身上可是有你这个最高序列,他们怎么一点都看不起我?”顾青山问。

“除了你,没有人知道我是最高序列,他们只会感应到你拥有一个很低等的序列。”序列道。

顾青山恍然大悟。

——原来如此!

以自己的实力,还无法撑得起最高序列。

就算是末日序列的那些存在,一旦得知最高序列在自己身上,都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。

难怪最高序列有时候故意弄错一些事情,连带着自己也做出错误的反应。

不过那些事情回想起来,倒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,有时候甚至还起到了正面的效果。

话说回来,如果它真的那么低等,又怎么会带着自己穿越时空?又怎么能统帅所有低等序列,一口气冲过世界之门,来到这片虚空?

“相当正确的策略。”顾青山叹息道。

“这本就是从你身上学的。”最高序列道。

“我?”顾青山奇道。

“对——别问学了什么,我们不谈这个。”序列道。

顾青山一想也是。

他唤出六道定界神剑,问道:“你能感应到剑柄的所在之处吗?”

“当然,我们走。”长剑道。

“走。”

……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