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 直播app下载

() 因为上一次的经验,这一次,林小满踹上了一大串的储物戒指,然后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沉暮森林出发了。

祁渣依然是那个欧皇属性,随便走走就能撞到宝贝。

在沉暮森林大肆搜刮了半个多月,灵植,炼器材料,珍贵矿石,妖兽尸体……各种东西,林小满的那一大串储物戒指都被装满了。

林小满装不下后,祁渊同样捡了个钱,然后两人一道回了玄天宗。

回到丹峰,伪徒弟云墨笑得人畜无害,整个就跟个乖巧的小白兔似的等候在门口,“师尊,师公。”

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,林小满只觉得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‘老子心情非常好’的荡漾。

“洗灵丹就有劳你了。”

“夫君放心。”

几句之后,祁渊直接去找了安语悦,给了她一大堆沉暮森林的出品的值钱玩意儿,确保她手上的钱足够用了后,祁渊特地跑了一趟,昭告玄天宗负责兑换的各位管事长老,尤其是丹峰的李管事,严肃的取缔了挂他账这个行为。

另一边,伪徒弟云墨表面顶着一副乖徒弟的模样,殷勤的帮林小满整理着收获,同时两人用系统打电话。

‘老大,什么事这么开心?’

‘菜鸟,你干的太漂亮了!’

森系女神寂寞写真

林小满:?

啥,她干了啥?

‘你成功的把渣男的气运祸祸掉了……’

‘真的!那太好了!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不是天道之子了!’

‘我还没说完,后面还有三个字,一点点。’

‘呃?’

‘虽然只是削弱了一点点,但这绝对是好开端,这表示,只要我们足够努力,就能成功的挖墙脚!’

林小满:‘……’

伪徒弟:‘*%#%^……’

巴拉巴拉了一大堆,林小满大致明白了。

像是灵植,能够长到百年龄,千年龄的,那都是需要一定气运的,天材地宝的形成,都需要气运。

收割天材地宝,是一件有损于自己气运的事。

当然,偶尔那么一两次,气运又会慢慢的恢复,但是干得多了,那就伤及了根本。

虽然收割天材地宝更多的是林小满,但是这捡漏的机会是因为祁渊才出现的,所以更多的是算在祁渊的头上。

简单说来就是:好运会用光。

用云墨的话来说,祁渊以前的气运那是如日中天的紫金紫金,但是现在么,更多的是紫,金色已经被削减了。

林小满涨了见识,两人又暗戳戳的商讨了一阵‘如何削弱气运’之后,林小满问起了世俗界的事。

早在她出发前,她就请云墨去调查安语悦在世俗界的身份,并且让他去世俗界做个详细的调查。

现在,调查结果出来。

‘菜鸟,我已经查清楚了。安语悦来自世俗界的国,是安侯府侯爷的庶女。国是你们锦国周边的一个小国家。

最近十几年,锦国国力昌盛,不断地开疆扩土,对周围的小国家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高压政策。大半小国家都臣服了,但是也有负隅顽抗而灭国的。

国就是坚决不臣服的国家之一,两年前,锦国国君洛睿思下旨发兵攻打国,国战败,最后国国都内的皇室、皇亲国戚以及众多朝廷大臣,部以死殉国,安侯府也是一个不留。

菜鸟,你说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事,那个麻烦精就恨上了你,所以故意绿了你,还跑到你面前演苦情真爱戏的刺激你?’

‘有这个可能。’

林小满恍然大悟。

虽然修士断红尘,但是人终究是有感情的,原主洛凝那是因为从小养在一渡真君身边,和父皇母后的感情不太深厚,所以在他们过世之后,她几乎都不回世俗界的锦国了。

如果现在锦国要被其它国被灭了,为了不沾染因果,洛凝也不会出手干预。但若是换成父皇母后还在的时候,只怕她也不会愿意看到锦国亡国。

站在安语悦的立场上来看,他们锦国确实罪大恶极,是残忍的侵略者,是亡了她国杀了她父母的刽子手。

当然,林小满现在站得是洛凝的立场,洛凝虽然是锦国皇室,但早已断了红尘,因此恨到了她身上,因此就能抢她男人,因此就能炮灰掉她?凭什么!

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分久必合!

世俗界那么多的国家,一统天下那是必然的趋势。更何况,国亡国又是她干的!

有种自己顶着堕落成魔修的后果冲到锦国皇宫去大开杀戒呀!

‘老大,话说你知不知道我这原主挂了之后,这对狗男女有什么下场?’

‘并不知道。依靠天道之子的设

定,渣男最后肯定会飞升,而作为他的道侣,绝对会沾光,说不定两人一起飞升了,传为一段佳话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世人无法接受两人罔顾人伦,渣男被天道所摒弃,最后身败名裂。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啦,毕竟这里是实力为尊的修仙世界,有实力,就可以改写规则,就像成功的帝王可以书写史册。’

‘所以,老大你也不知道?不是能够掐指那么一算吗?要不你掐指算一算未来?’

‘渣男气运太强,我预测不了他。’

‘我明白了,所以我们只能找炮灰逆袭。但是这个选定炮灰,又是怎么选的呢?’

‘悄悄的潜入世界,趁着天道没发现,赶紧的找好炮灰,然后隐藏自身。一般那种乌云罩顶的人就是死得老惨老惨的炮灰,都会怨气冲天,不利于世界的稳定,符合逆袭条件,而且他们也不会拒绝为自己逆袭。如果有时间,就挑一个背景好的,魂强高的,方方面面都不错的,没时间就随便找一个。其实我一潜入这个世界,就发现了最适合的人选,那就是你的原主。’

‘咦,老大,那你为什么不做我这原主的任务呢?’

‘在有的选的情况下,本大爷绝对不当女人!’

‘这意思是,曾经在没得选的时候,你当过女人?’

‘擦,友尽!不要和我讲话!’

‘老大,开玩笑的,你别生气呀。’

‘喂?’

‘喂?’

林小满:“徒弟?”

云墨:“哼!”

用鼻孔哼了一声,云墨转过身子不理她。

林小满:……

好吧,她把聊天尬死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