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浏览器

“这就金丹了?小升你做了什么?可是让兮莲前辈助你?

欲速则不达,心急则脑热!为师反复提醒过你,千万不要做杀鸡取卵、涸泽而渔之事,你怎么!唉!

金丹境又能如何,这里是仙人开辟的地府,有诸多布置,元婴境都必须小心翼翼……”

听着师父一开始就停不下、堪称滔滔不绝的训斥声,王升除了心底涌动的暖意,也就只能一手扶额、双手搓脸。

丝毫不给他插话的机会。

总算,青言子这边语速开始放缓,王升吸了口气,刚想说自己不是强行突破,没有‘揠苗助长’,一旁又传来了张自狂教官的训斥声。

“你这小子着什么急!

好不容易正道要有两个年轻一辈的大高手了,你现在一着急冲上了金丹,后面怎么办?透支了潜力是一件很可怕的事!咱们道门,重要的就是一个‘养’字!

我记得你昨天才虚丹境中期吧?你这是在透支自己的修道生涯啊!小兄弟!”

“无量天尊,贫道也简单说他两句,正所谓……”

就这般,王升被师父、两位教官、三四位道爷轮番说教,一个个都是恨不得把王升的修为塞回虚丹中期,让他再踏踏实实的升上来。

其实他们都是在担心王升罢了,青言子和张自狂他们并不知道王升突破时的具体情况,此前一直在酆都城中清理第一波残存的厉鬼凶魂,这是刚得到了中转站提供的情报。

这样的诱惑让人无法抵挡

一听王升正朝着这边支援,青言子顿时急了,直接对着中转站的战备组传令兵训斥了两声。

对话大概是这般

‘他们在闹什么?那么多金丹高手,让我虚丹境的徒弟过来支援?官方就是这般对我许诺的?我要动用权限,跟官方高层直接对话!’

‘不言道长您别急,是非语道长执意要求要来前线支援,而且考虑到他的综合战斗能力,以及自身意愿,领导们才做出批示。’

‘综合战斗能力?他就是个虚丹境的剑修!那么多金丹道长,什么时候轮得到他排综合战斗能力!

我师门三人现在都在地府之中,若地府出现异样,你们是想让我师门断了道承不成!’

那位小姐姐弱弱的说了句‘非语道长已经金丹境了,他坚持要来支援,领导们劝过了,但拦不住他……’

然后,就有了此时七八位教官、道爷与师父青言子联手‘轰炸’王升的一幕。

知道王升进鬼门关,青言子就已经急了;得知自己二徒弟已经金丹,这是不由更急了几分。

而几位道爷也觉得王升贪功冒失了些,不该这么着急突破金丹境……

开车的怀惊和尚、藏在防护服中的兮莲已经笑翻了,王升整个人都被训到开始怀疑人生。

总算,青言子一句“小萱你来说说他!”

‘敌方’火力倾泻戛然而止,音响中传出了一声温柔的呼唤……

“师弟。”

果断没了下文。

“哎,师姐,”王升总算在师姐大人这找到了说话的机会,忙道,“师父,我不是着急突破,这个东西,它就这么自然而然突破了。”

青言子的沉吟声传来,随后就是长长的一叹,此时想必目光颇为复杂。

此时,青言子陷入了自责之中。

也怪他这个师父,太早就开始撮合自己两个徒弟,现如今遇到了这般情形,小升着急突破过来保护小萱,他做师父的也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。

于是,青言子语重心长的教育着

“小升,为师知道你着急什么,也对你这般心意颇感欣慰。

但既然错已铸成,为师和小萱与你一同面对便是,你不可如此麻痹自我。

最起码的,做人,要勇敢面对生活的坎坷,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乐观些,为师哪怕后面穷尽心思,也会将你透支的潜力补回来。”

“师父您知道金丹可以是剑形的吗?”王升反问了一句,那边顿时开始沉默。

王升笑道“师父您别担心,我真不是透支潜力突破,也是有些稀里糊涂的就这般突破了,还弄出了剑丹。”

一旁兮莲总算开口说了句“他走的是极剑道。”

“极剑道是什么?”怀惊和尚忍不住开口问。

兮莲翻翻白眼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剑修,我只是听清林道长跟三通师父说起过,大概就是剑道的极致,以身化剑,做个剑人什么的吧。”

王升额头挂满了黑线,兮莲则吃吃的笑了起来。

“小升,将你突破时的情形简单说下,”青言子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,低沉的嗓音中压抑着几分激动。

于是王升将自己突破的情形简单描绘了一遍,通讯器那头顿时陷入了沉默。

几位道爷、教官面面相觑,师姐大人也是捂着小嘴,担心与后怕写在小脸上。

如果不是王升这个例子在,怕谁都不敢相信,还有剑修会疯狂到拿剑意戳破虚丹……

凝虚丹本就是为金丹做准备,极剑道竟是这般极端,以虚丹养剑意,而后凝出最适合剑修的剑丹,让自身剑道趁着突破金丹大境界,向前迈出一大步。

就算王升说的轻松,青言子却如何感受不到这修行之法的极端与凶险?

“此法可是兮莲前辈传授于你?”青言子沉声问着。

兮莲翻翻白眼,言道“他自己悟的,跟我可没关系。”

“其实是顺势而为,”王升道,“我也有些糊里糊涂,或许也正是这般,心里没有负担,反而直接让我闯过了几乎是必死的一关。

而且当时我在练剑,人、心、剑完相合,完没有太过思索,就觉得我就该刺下这一剑。”

张自狂接了句“然后你就把自己的虚丹搞了?”

“哎,差不多。”

一时间,通讯器那头的几位金丹道人一阵嘴角抽搐。

青言子突然笑了声,“可能这就是我徒儿的机缘吧……哈哈哈,失敬失敬,贫道一门虽只有三个人,但论金丹高手的数量,却是不弱几大宗门,哈哈哈哈!”

几位道爷各自默然,张自狂则是忍不住回怼了一句“贵派只有三人,就不言道长你这做师父的走的是老路子,略显平庸了啊。”

“那无妨,”青言子大手一挥,再次笑出声来。

此时王升已经能想象到自己师父站在酆都城头掐腰大笑的画面,近年来,师父却是很少这般笑过了。

牧绾萱的嗓音传来,带着几分嗔怪,“危险。”

“师姐,我是突破之后才发现自己在生死线上转了一圈,”王升道,“师姐你放心,后面如果再有这种情况,我会慎重考虑第二套修行方案。”

那边,青言子笑声收敛。

“行吧,倒是为师白担心了一场。”

随之,青言子又责怪道“这般修行是拿命在搏,与修行本意是有所违背的,今后切莫再如此行事。

极于剑无妨,但本心不可失却,道心更不可迷乱。

到此时,小升你当问自己一句,可还记得自己修道的初衷否?”

王升想了想,言道“记得师父。”

“记得便好,”青言子笑了声,“戒骄戒躁,你赶过来便赶过来吧。”

声音顿了顿,青言子又道“你与你师姐,一个走阴阳平衡之道,一个走极剑之道,为师今后当真不知道该如何指点你们了。”

“师父……”

“不言道长!二队那边打起来了!”

“走!过去支援!”

青言子立刻道了句,随后语速稍快的说道“小升你慢慢赶来便是,不用急,我们在探索酆都城,还有之前那波恶鬼残存,不是什么强敌。

你在路上好生体会自己突破之后的感悟,不必着急过来,十八层地狱的构造比我们想的要复杂,我们一时间也无法下去。”

轻微的电流声中,通话被青言子切断。

“好吧,”王升撇了下嘴,遵照师命,靠在座椅上闭目凝神。

“你师父却是不错,”兮莲轻声说了句,也没了下文。

王升嘴角露出淡淡笑意,嗯了一声,开始体悟自己心头还未退却的诸多感悟。

体悟了一阵,王升便睁开双眼,注视着窗外有些出神。

修道的初衷是什么?

最初时,是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途吧,不甘心再做仙道的炮灰,想体验一把真正的修道。

其实比起初衷,王升觉得,自己更看重现如今的念想。

执剑、携手、逍遥、长生。

安然一笑,王升继续体悟心中种种感悟,师父既然说不着急去探索十八层地狱,那他也能来得及赶过去。

然而,计划总赶不上变化。

王升、怀惊、兮莲一行进入鬼门关后不过三个小时,那裂谷爆发出剧烈波动,整个地府都在不断震动。

第三次,仙光喷涌……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