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蜜app美女正在播放

评论区。

“看起来好像真猫啊,这是真猫吧,是真猫吧?”

“up主拍个沙雕视频给大家乐一乐,认真起来就没意思了,这猫咪一看就是假猫。”

大部分人都是理智的,认为这是up主在整活,猫肯定是假的。

没有猫能够保持那么久不眨眼睛,甚至连表情都不变一下。

大家都把这个宠物开箱测评视频当作搞笑视频看,毕竟里面有很多不合理的逻辑硬伤,比如傻猫一动不动,表情凝固。

因为是假猫,当然不会动啊。

陈墨墨想了想,还是把它当假猫对待。

这么有趣的视频,必须得分享给别人看。

毕竟那只猫的表情太魔性了,非常有趣。

陈墨墨随手转发给自己的小学群、初中群和高中群,分享沙雕视频的乐趣。

奇怪的测评。

小薇清秀迷人

这五个字里每个字都间隔一个空格,一种浓浓的沙雕味扑面而来。

视频的封面是最近在b站走红的鬼畜区ur猫,陈墨墨班里的同学都是年轻一代,喜欢刷b站的人有很多,班里的同学们见了,纷纷好奇地点进去。

不一会儿,班级群的人看完视频回来冒泡。

“这什么沙雕玩意,笑死我了,明明是假的,up主还非常正经的做开箱测评,把爷整笑了!”

“这个up主的3d建模实力好厉害,整个猫像真猫似的。”

“播放量有点低啊,不敢相信是一个萌新up主做的视频。”

一条条感言上屏,热度在班级群里传开了,本来不打算看的同学也升起好奇心,点了进去。

有的同学被整笑了,得到笑点,随后把视频分享给朋友,或者传播给扩列交友群。

被奇怪猫咪封面吸引进来的观众整笑之后,又分享给别人。

一轮接一轮传播,陈墨墨并不知道,她的随意之举让视频传开了,播放量在晚上时候升到7654。

当天晚上,克蒙找陈墨墨玩吃鸡的时候,才知道陈墨墨把他的视频分享到同学群。

“我说怎么突然升到7654播放量,原来是你个小丫头在帮忙啊。”克蒙惊喜道。

老实说,他没有想到把自己制作的奇怪测评视频分享到班级同学群。

主要是之前的他把这件事当作业余爱好,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一项事业,仅靠爱来发电。

听到陈墨墨的法子,克蒙的思路展开了。

陈墨墨都能行,他也能发动自己的同学群。

就说那是他做的视频,就算有人不爱看这类视频,作为老同学也会捧一下场。

“我才不是小丫头!”

手机传来了妹子那气急败坏的软妹声。

“哈哈,在我眼中你就是小丫头。”克蒙无所畏惧,继续损。

妹子操作角色气呼呼地走远了,趁克蒙搜物资的时候又绕回来,偷偷扔一只手雷滚到克蒙脚下。

轰!

克蒙的游戏角色被队友的手雷炸死。

克蒙傻眼了,叫道:“喂喂喂,快救我起来。”

“不救,等死吧。”手机传来某人非常不爽的声音。

说罢,又一只手雷滚到他的脚下。

轰隆!

克蒙屏幕暗了下去。

克蒙无奈,但他也没有办法。

接下来他只好以观战的方式,看陈墨墨一路打到决赛圈,在各方乱斗中苟活到最后2人,最终用两颗手雷送对方上天,成功登顶吃鸡。

“666!”克蒙发出了躺赢的声音。

……

结束今晚的游戏活动,克蒙效仿陈墨墨,把自己的视频分享到了班级群,亲友群。

分享的时候,顺便向大家解释那是他的账号,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冒泡喊666,表示一定三连支持。

有的老年人亲戚看了视频,问:“小蒙啊,你这猫……长得可真别致,哪里买的?”

克蒙:“……”

算了,还是不奢望亲友群帮忙了。

克蒙爬到床上,临睡前看一下b站播放量,已经0+了。

系统的任务列表处,写着实际观看人数4420人。

平均一个人观看了18次。

距离完成任务,还差5680人,若是换成播放量,估计还要一万多的播放量。

他闭上眼睛,不再思考那些事情,等到明天再看数据。

不知道待会梦见什么样的信徒,希望今晚也没有献祭。

就这样,克蒙安静入眠,意识重回深海拉莱耶之城。

那座由无数绿色巨石砌成的巨型海城,亘古不变。

深海中,疯狂的海鲜依旧无休止地互相内斗,数量越来越少。

克蒙睁开眼睛,却看见一些新生面孔在拉莱耶中游动,他们理智而悠闲,无拘无束。

但随着祂的眼睛开启,从外面游进来的新海鲜瞬间陷入疯狂,到处乱撞,或者互相搏斗,厮杀。

克总看着这些新面孔加入无限大乱斗,不禁悲从中来。

本来它们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。

但是在他苏醒后,一切都变了。

拉莱耶又回归了疯狂的日常。

而克总在海底世界的生活依旧是那么无聊,且枯燥。

……

狗头人山村。

狗头人军师坐镇大前方,和一群身强力壮的年轻小伙埋伏在一处坡道下方。

今天是狗头人山村村伏击敌人的日子。

为了保证一次成功,狗头军师对此次行动进行慎密的策划。

包括不限于用毒。

“人来了,人来了!”

狗头哨兵小步跑回坡道坑道,激动地向狗头军师禀报。

狗头人们纷纷捡起手中的冷兵器,胸膛膨胀,气血涌动,目绽红光。

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军师大人。

军师环顾一圈,看见众人意志高涨,都看着他。

他顺势说道:

“上!”

一群狗头人冲了上去。

身穿皮甲的五位冒险者看见一群狗头人冲了过来,没有半点惧意,直接迎着五十位狗头人迎了上去。

狗头人依靠人数优势,以及兵器上抹了慢性毒药的优势,不到十秒就把五位冒险者活捉了。

但他们也因此丧失一名大哥,他被五位冒险者集火秒杀,连技能都没放出来。

“大哥,一路走好,我们会让冒险者血债血偿!”狗头人军师擦了擦眼角豆粒大的眼泪。

被捆绑的冒险者身都是结实的绳子,根本动不了,所有关节都被锁死。

“搞什么,小怪的禁锢时间怎么那么长?”

“出bug了吧,我没见过那么长的禁锢时间。”

“难道是稀有怪?”

五位冒险者各自嘀咕着,瞧一眼自己的状态栏,写着:「禁锢」、「中毒」等负面影响。

Tagged